恒峰娱乐首页

【人物荟萃】名垂青史的美国空军飞虎队

来源:首页 | 时间:2018-06-24

  在抗日战争期间,有一条长520英里、宽50英里的航线,跨越喜马拉雅山脉,穿行于缅甸北部与中国西部的崇山峻岭之间,飞机航行中频繁遭遇强紊流、强风、结冰等困扰,这就是被称为死亡之谷的驼峰航线。飞机残骸七零八落地散布在陡峭的山崖上,在晴朗的天气,飞行员可以把这些闪闪发光的铝片堆作为航行地标。在3年多的驼峰航线运输中,美国飞虎队共向中国运送了736374吨物资,损失了468架运输机,有1579名美国飞行员英勇捐躯。

  抗日战争中,美国飞虎队对日军的打击,具有重要的战略和战术意义。然而,飞虎队的建立也颇费一番周折。美国飞虎队来到中国打击日寇,得力于罗斯福总统的支持,以及民间的压力、包括陈纳德本人在内的军界中下级军官中有识之士的吁求。

  1937年初,正在中国中央信托公司任咨询顾问的罗伊·霍尔布鲁斯给美国空军退役军官陈纳德转来了蒋介石夫人宋美龄的一封信。在信中,宋美龄向陈纳德发出邀请,希望他对中国空军进行为期3个月的考察。7月初,陈纳德由日本转道抵达中国。几天之后,发生了震惊世界的七七事变,中日战争全面爆发。抗战开始的时候,中国空军名义上有500架飞机,但实际上线架。为了让装备本来就比日军差得多的中国陆军不致于在完全没有空中掩护的条件下作战,时任中国航空委员会秘书长的宋美龄向陈纳德提出组建一个外籍空军兵团的想法。

  1938年8月,根据宋美龄的要求,陈纳德到昆明筹办航空学校,训练中国飞行员。同时在陈纳德的建议下,中国一些地区开始建立空袭警报系统,从沿海的沦陷区到西部地区,都使用收音机、电话和电报等各种手段,用以预报敌机来犯。当一架敌机离开基地时,靠近该基地的中国特工人员立即报告飞机起飞的时间、数量和去向,其他情报人员接到消息后即依次传下去,当敌机到达拦截区时,驾驶员已对敌机的情况了如指掌。

  1938年底,抗战进入相持阶段,日机不断对四川进行轰炸。陈纳德明白,要对付日军的地面进攻和空中轰炸,空战是最好的抗击手段。因此,他在昆明极其简陋的条件下对学员进行最严格的训练,不少人中途被淘汰。

  1939年10月,在日本飞机对重庆轰炸最疯狂的时候,蒋介石亲自召见陈纳德,提出要购买美国最新式的战斗机,并雇用美国飞行员来华参战。陈纳德为此专程回国,在政界、军界进行游说。虽然美国军方一些高官对此不屑一顾,但总统顾问劳克林·柯里等有识之士对陈纳德的提议给予坚决支持。

  1940年后,苏联空军援华人员陆续撤走,中国空军在数量上处于绝对劣势,特别是飞机更为缺乏。这时,中国空军和日本空军飞机的数量比是1:53,日本完全控制了中国的制空权,轰炸机无须战斗机护航就进行轰炸。据统计,仅1940年5月20日~6月14日,日机对四川地区的空袭就达277架次,而中国没有1架飞机迎战,陈纳德在昆明航校的宿舍也被炸塌。1940年5月20日,蒋介石派遣陈纳德前往华盛顿,以军事代表的身份筹措物资,这种民间行政的身份与外交无缘。他作为一个退役的上尉,在美国军方也没有什么分量。美国陆军航空队的阿诺德将军对陈纳德的空战理论非常反感,而且对陈纳德在服役期间的印象颇为不佳。至于美国陆军参谋长马歇尔,则从来没有听说过陈纳德和其作战理论。在这种情况下,为中国筹款、采购军需品等具体事情,都要靠常驻美国的宋子文来协办。当时,宋子文以中国国防供应公司行政长官的名义驻在华盛顿,他向美国财长摩根提出要500架飞机的援助,但被驳回了。

  1941年2月,罗斯福总统的经济顾问居里从中国考察回美,主张援华。居里在中国期间调查了中国空军的状况,他很赞成陈纳德关于援建中国空军的计划。罗斯福总统的一名亲密助手托马斯·科立被陈纳德口若悬河的游说打动,也在罗斯福面前赞成陈纳德关于援建中国空军的计划,致使罗斯福最后同意了对华军事援助。藉此,陈纳德最终得到100架P-40型战斗机。

  有了飞机,飞行员又是一个棘手的问题。1941年4月14日,罗斯福总统签署命令,准许预备役军官和退出陆军、海军航空部队的士兵参加赴华的美国志愿队。7月10日,第一批美军志愿人员由旧金山启程前往中国。他们的护照上,显示着音乐家、学生、银行家和农民等五花八门的身份。7月中旬,陈纳德回到中国时,已有68架飞机、110名飞行员、150名机械师和其他一些后勤人员到达中国。第二批人员于11月来华。

  1941年8月1日,蒋介石发布命令,正式成立中国空军美国志愿大队,由志愿来华参战的美国人员和中国航空委员会派赴的中国人员共同组成,下辖3个驱逐中队,并任命陈纳德上尉为该大队指挥员。志愿队的成员和代表中国政府的中央飞机制造公司签订了l年的合同,合同期满后回原部队,享受原有军衔。尽管合同上没有关于作战的条文,但在招募时,陈纳德对每个飞行员都说明了将同日本人作战,并规定每摧毁1架敌机有500美元的奖金。

  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当日,陈纳德率第1中队和第2中队赶到昆明,第一件事就是将机场上的通讯和云南的警报网联接起来。12月9日,陈纳德派机去曼谷侦察,发现日军在那里登陆,机场上停有多架飞机。陈纳德虽然建功心切,但苦于手上没有轰炸机,无法采取行动。12月20日,一批日机向云南方向飞来,警报网不断将情报传递过来,陈纳德一声令下,十几架P-40型战斗机直冲蓝天。由于是初次实战,队员们有些紧张。弗里茨·沃尔夫击落2架日机后,以为机关枪卡壳了,着陆后才发现是子弹打光了。其余飞行员也忘了训练的内容,只要一发现日机就不停地扫射。这场空战,美军志愿队员取得了9:0的辉煌战果,只有1名队员受了轻伤。12月21日,日本轰炸机改攻缅甸仰光,陈纳德率队又击落7架日机。此后,激烈的空战在缅甸南部和泰国上空频繁地进行。志愿队员们以5~20架可用的P-40型飞机,迎战总数超过1000架的日本战机。在31次空战中,志愿队员共击毁敌机217架,自己仅损失了14架,5名飞行员牺牲,1名被俘。对志愿队取得的辉煌战绩,中国军民纷纷赋诗祝贺,赞扬他们是飞虎队。

  12月23日,志愿队第3中队转往仰光,协同英军作战。同日,54架日机来犯,志愿队和英军共同迎敌,击落日机32架,志愿队仅损失3架,英军损失4架。陈纳德担心仰光的警报系统质量低劣,会给志愿队带来不必要的损失,决定将志愿队撤回。此举遭到英方反对。在英美联合参谋部和丘吉尔、罗斯福的干预下,蒋介石同意把志愿队第3中队留在缅甸作战。1942年4月28日,距日本天皇的生日还有一天,飞虎队在缅甸腊戍的上空,对图谋渡过萨尔温江的日军进行空袭,不仅杀伤了大批日军,而且粉碎了日本人打算渡江进攻中国云南的阴谋,以22∶0令人吃惊的战绩,给日本天皇送上了一份厚礼。

  在常德战役中,中国军队在美机的配合下,坚守城池3个月。日军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攻占了常德,但在美机猛烈的空中打击和中国军队的反攻下,日军在常德只呆了5天便弃城而逃。在这场战役中,日军死伤人数达15000多人,其中许多是被飞机炸死的。1942年7月3日,陈纳德根据美国陆军部和蒋介石的命令,解散美国航空志愿队,而以志愿队部分队员为主组建隶属美国陆军第10航空队的第23大队。美国航空志愿队在中国、缅甸、印度支那作战7个多月,以空中损失12架飞机和地面被摧毁61架飞机的代价,取得击落约150架敌机和摧毁297架敌机的战绩,共损失26名飞行员。

  到了战争的后期,美国飞虎队取得了绝对的优势。1945年1月17日,16架野马战斗机出其不意地袭击了日军在上海的机场。当时,日军机械师正在飞机上工作,成排的战斗机停在机库前,高射炮阵地上空无一人,美军战机立即大开杀戒,摧毁了70架敌机。正巧有3架日本轰炸机从台湾飞来,想在此降落,结果被打成了碎片。至战争结束,美国飞虎队以损失500架飞机的代价,共击落日敌机2600架,击沉或重创223万吨敌商船、44艘军舰、13000艘100吨以下的内河船只,击毙日军官兵66700名。

  陈纳德在美军机场附近都建立了防空情报网,飞虎队的飞机几乎每次都能在日军飞机来袭之前升空接战,所以整个抗战期间,飞虎队很少有飞机被敌人摧毁在地面。1942年12月26日,作为P-40型战斗机飞行员的莫尼中尉,驻守在驼峰航线终点昆明之前的一个必经重镇-祥云县城附近的云南驿机场,和战友们一道担负着保卫机场和为运输机护航的任务。当天,在战斗机的护航下,日军大批轰炸机袭击云南驿机场。莫尼中尉和他的战友们接到警报,奉命驾机升空迎敌。

  莫尼驾驶他的P-40冲入日军机群,与敌人的护航机展开激战。他击中了1架敌机,致其拖着滚滚的黑烟俯冲下坠,这时,另1架日机突然迎面朝他凶猛地冲来。面对来势汹汹的敌人,此时若采取规避动作,将会使自己处于十分被动的境地。在这危急关头,莫尼中尉毅然驾驶战鹰,撞向敌机。敌机的左机翼被撞断,打着滚坠向地面。莫尼中尉的战机也燃起了火,急速向下滑坠着。他向下张望,看到飞机下面就是他熟悉的祥云县城。当时,城里居住着成千上万的百姓,空战发生时,不少人干脆就站在大街小巷仰头观看着战机惊心动魄的生死较量。尽管P-40像脱缰的野马一样飞快地冲向地面,为了不伤害下面的民众,莫尼中尉放弃了此时的跳伞机会,顽强地控制着飞机驶出县城空域后才尝试跳伞。不少当地人目睹了这一令人心碎的情景。随后,在狂风的吹拂下,降落伞又将已失去知觉的莫尼中尉拖拽出了几百米远。祥云民众纷纷跑向莫尼中尉,七手八脚地用木板抬起已全身血肉模糊的莫尼中尉,送往城中抢救。然而,莫尼中尉的伤势毕竟太重了,当天晚上,人们还在谈论着他舍身救护当地民众的壮举时,莫尼中尉永远地闭上了他那双湛蓝色的眼睛。如今,在祥云县的纪念馆中,还珍藏着当年抢救莫尼中尉的木板。


[!--vurl--]

恒峰娱乐首页相关

    无相关信息